代嫁双面妃第六十一章夜半私语

2019-12-09  来源:胶州小说阅读网

5
【导读】代嫁双面妃 第六十一章 夜半私语一连几日,夜慕笙都没有现身,但颜以筠知道对方已经明白自己的举动是在示警,夜慕笙若真的是那种神秘组织的首

代嫁双面妃 第六十一章 夜半私语

一连几日,夜慕笙都没有现身,但颜以筠知道对方已经明白自己的举动是在示警,夜慕笙若真的是那种神秘组织的首领,这种警惕性肯定是有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齐子煜突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难道真的是要防止她红杏出墙不成?但小心总是没有错的。

好在之前,她记得夜慕笙说过,在水云庵的时候她就极喜欢养鸟,这鹦鹉还是当初她回到苏府的时候,夜慕笙特意从极远的地方寻来送给她的,宝贝的很,所以出嫁的时候也被素蕊和碧柳将它一起带了来,此番,她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放出鹦鹉,让他明白这里出了事。

此时,她只能寄希望于夜慕笙真的能够将那神秘力量告知

代嫁双面妃第六十一章夜半私语

,最后她可以有机会回到现代,哪怕是千分之一的力量也能有足够的力量支持她走下去,为了这个目的,她不能让夜慕笙出事,同样的,她自己也不能有任何意外。

“最近,听下人说你总是也不安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是在等人不来?还是所求不得?”齐子煜在府内住了几天,虽然没有直接露面,但颜以筠也是知道的。

“夜已深了,你不是也没有睡吗?是在想哪个红颜知己?还是在悼念自己失去的青梅竹马?”颜以筠抬头,瞬间将自己的心思隐藏起来,她明白该来的总会来,只是她一直没有主动去做什么,不意味着齐子煜会打消怀疑。

“原来的苏络锦生性好爽,不拘小节,但却绝不会斗心思耍嘴皮子,你到底是不是苏络锦?怎么前后反差那么大!”

颜以筠心中一跳,难道他怀疑的不是夜慕笙和自己的关系,而是自己的身份?随即强作淡定“这本就是我重新活了一次,有些不同又有什么奇怪?倒是你们一个个的都说我之前如何如何,难道就都与我那么相熟?”

“我原本是不认识的,只是听人说过,那苏家的二姑娘可是养在外面,性子有别于一般闺秀,而且神秘至极,竟没有什么人见过真颜,你说你要是个假冒的苏络锦,我该怎么辨识呢?”齐子煜心中想着和她私下会面的男子,果然不是好对付的角色,稍有异动就再次消失了踪迹。

“你好歹也是个侯爷,我若是假冒来的,我父亲还能不认得我?他若也替我隐瞒那才真是大罪!”颜以筠暗自压下心中的惶恐,暗道我虽不是苏络锦,不过你是怎么也发现不了的,换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的魂。

“是吗?岳父一向都是有勇有谋的,否则哪里得来的战神称号呢?他可是宁国的门户,一举一动皆是万众瞩目!”

“那是自然,况且,他那么看重你,恨不能将自己的掌上明珠都嫁到你府上,又何必怜惜我一个不受喜欢的女儿,如果这些天门外那些看着我的人是因为我身份这个原因的话,那你实在太多虑了。”

月色如水,整个齐侯府内都已经归入了寂静,只有颜以筠的院子里还有他们两个人在暗藏机锋的互相戒备着聊天,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心里真正的想法,只能通过那微乎其微的表情变化和言语中的破绽来判断,远看上去是极为和谐的一幕,却同时辜负了这难得一见的美丽月夜。

“哦,其实我这侯府内不太太平,经常有些不开眼的蟊贼出入,我怕惊扰到你,所以才派了人来,不过

,现在想想你好像是会武功的,那这些人就没有必要了!”齐子煜不经意的瞟了一眼门外来回的守卫,心中暗道莫枫这布置已经失去了效用,也该撤下了。

颜以筠沉默不答,这突然的撤去守卫会不会是又一个圈套,来引出夜慕笙。

“将门之女,会些功夫倒也不奇怪,只是没想到你父亲也不是像外界传说那样真的对你不闻不问,起码还教了你一些保命的东西,若不是这个,怕那寿宴你是无法安然度过的!”齐子煜误会了她沉默的原因,自顾自的说道。

听他提起寿宴的事情,颜以筠的突然火气上涌看,若不是他惹来了宋珺瑶,自己何必受那种委屈。

“那我还要感激自己小的时候练功没有偷懒了?我会不会武功与你何干,有蟊贼来犯,我是否会受惊又与你有什么相干!你若真有时间不如去多看看宋姑娘,免得再有下次来找我的晦气,我可没有那么多保命的本事!”

齐子煜听她这样说却没有生气,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那天莫枫的回答他记得很清楚,虽然莫枫平日里看着不务正业的官家少爷模样,可是内里如何没有人比他更明白,值得莫枫这样评价。

这个女子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是自己没有发觉的?除了超乎寻常的洒脱,仿佛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之外,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而且,现在她的身份不明,敌我不知,莫枫怎么就突然几次和自己对着干,向着她了?

“你看什么,这么晚你愿意在这里站着吹风随你,我要回去休息了!”颜以筠发过脾气之后,也发觉在这样激动的情绪下极容易被他套出什么话,还不如趁早躲开,反正齐子煜怀疑的方向并不对,也可以稍稍放心了。

“也好,反正我最近会一直在府里住,要说话的机会很多,你若闷了也可以来我的院子找我!”齐子煜竟未阻拦,点头道,说罢径直向着外面走去,这哪里是夫妻间的做派,简直就是主人和客人之间的会面,好在两人都极有默契的习惯了这样的模式,反倒让下人觉得奇怪。

颜以筠听着齐子煜走出院子,又吩咐周围的守卫撤去,直到周围都没有声音,这才终于放松下来,被冷风一吹倒更加清醒起来,心跳逐渐平稳,齐子煜果然不是外人眼中的那个废物,这么快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不过,这倒也不用担心,只是外面的事情不知如何,夜慕笙那边要怎样联系到他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