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鱼龙舞十二章万钱珍馐赠锦囊

2020-01-22  来源:胶州小说阅读网

13
【导读】风起鱼龙舞 十二章 万钱珍馐赠锦囊丁寒山与秦采薇吩咐丁知鱼去找弟妹玩耍,便请赵麟行进入客厅坐定,仆人连忙奉上茶水。待赵麟行抿了一口茶后

风起鱼龙舞 十二章 万钱珍馐赠锦囊

丁寒山与秦采薇吩咐丁知鱼去找弟妹玩耍,便请赵麟行进入客厅坐定,仆人连忙奉上茶水。待赵麟行抿了一口茶后,只听得秦采薇满怀期待的问道:“敢问师叔,可曾有家师的消息?”

赵麟行放下手中茶水,回道:“不瞒师侄,此行正是师兄飞鹤传书我,让我特来隋国一行。师兄现今在北方匈国各部云游,一时脱不开身,故而遣贫道而来。”

“家师身体可还好?师叔想必知道,我是师父从山间捡来的。虽是师徒,情同父女。虽然家师行为不羁,又嗜酒如命,但是从小不辞辛劳的把我拉扯大,又教会了我一身治病救人的本事和为人处事的道理。九年不见,师侄甚是惦念。”

“这个师侄放心,北方匈族各部粮食珍贵,想来很少会拿去酿酒。师兄信上都抱怨酒太少了,想必身体必是大好!”赵麟行半调侃的说道,秦采薇闻言也略感轻松。

“敢问师父让师叔到隋国来所为何事?“秦采薇继续问道。

“贫道这次来主要是为了令郎知鱼!

此次贫道入城前占了一卦,须得向西才能遇到持师兄鹤翅聚宝符之人,这聚宝符就是你夫妇身上的白鹤玉佩。

不想路过西市恰好救了知鱼,果然冥冥中自有天意。待到我在西门遇到你夫君丁寒山腰间的鹤翅聚宝符,又看见知鱼唤寒山为爹爹,我才知知鱼是我师父谶语之中与我清虚一派有缘之人。不过根据师父谶语要再等三年方才能引知鱼回到清虚观。”赵麟行说道。

“师叔是要收知鱼为徒?真是好事,可这辈分...“秦采薇略带为难的说道。

“修行之人,何曾在意辈分。不怕师侄你笑话,并不是师叔要收他为徒。而是我的师父,也就是你的师祖要收他为徒。虽然师父一年前已经驾鹤西去,但师父临终前特意嘱咐我,他谶语中人,由我代教代管。但是入山门拜师需拜我师父为师,我只能以师兄身份代师授艺。”

听到这里,秦采薇和丁寒山都不禁愕然,这样算来,丁知鱼将来是要做秦采薇师父秦鹤行和师叔赵麟行的师弟,那么也就是自己师叔了!自己的儿子辈分就要比自己大一辈了,真不知道自己素未谋面的师祖临终前是怎么想的。

赵麟行看出了秦采薇夫妇的愕然,只能笑道:“师父临终遗命,必有深意,二位不必介怀,以后辈分我们各论各的,我不信将来知鱼还敢逼着你们叫他师叔?”

其实赵麟行心里明白师父的用意。这位“当兴清虚三百载”应运而生之人,将来必将是这个大陆乃至这个世界的风云人物,在清虚一派的历史上也必将名垂青史。

虽然师父比起近几代掌门来说,其实已经是声名更加显赫。苦修道法,教导弟子,门派中兴。临到驾鹤西去,没能见到应运而生重振清虚之人不免有些遗憾,若是能名义上将此人收为弟子,师父将来也势必在清虚派历史上名垂千古,不枉师父苦等一世。

故而师父才不会因为世俗辈分问题而有丝毫的犹豫。但是对丁寒山夫妇和丁知鱼,赵麟行可不敢如实相告,丁知鱼不过七岁孩童,直接告诉他他本身就是应运而生之人,对其以后成长,有百害而无一利。

“刘二哥,麻烦您看下素斋准备好了没有,如果好了我们就请师叔用饭。”丁寒山对刘管家吩咐道。

“不用素斋,我们清虚派不忌荤腥酒肉,不少弟子下山吃素只不过是因为囊中羞涩罢了。师侄一家想必囊中并不羞涩啊!”赵麟行赶忙抢着说道。

“还真是我亲师叔,和我那酒鬼师父说话的方式都差不多,可真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秦采薇心中腹诽,不过看到师叔这个样子,师父在自己的记忆里的形象又鲜活了不少,一时间感慨万千。

“刘二哥快安排人去碧月楼定一桌丰盛的酒席来,要快,价钱不计。”丁寒山闻言心领神会,马上改了吩咐道。

管家刘仲臣得了吩咐马上安排人从隋州城最好的酒楼碧月楼取了上好的酒席回来。不过多时,仆人便来报知,酒席已经准备妥当,丁寒山一家协同赵麟行移步前厅用餐。

前厅桌上,丁寒山一家五口加上赵麟行共六人。看着一大桌的海味山珍,珍酿美酒,赵麟行连呼让贤侄破费了。但是嘴上却没有停下来,尽管吃相文雅,但是速度却不慢。赵麟行风卷残云般的消灭了大半的菜肴,半数的美酒也收入腹中。吃的差不多后,赵麟行自觉受到款待非凡,有点过意不去,就主动提出帮丁寒山的二儿子和女儿看一下面相。丁寒山的二儿子丁知信方才五岁,大女儿丁知叶更是只有四岁。

赵麟行本是过意不去随口一说,结果一看之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丁知鱼的面相赵麟行虽看不明白,但是丁知信的面相赵麟行却是能清楚的看出来。心里暗地道一声,“丁知信孩子也是了得,看你虎头虎脑的人畜无害的样子,没想到比你老子煞气都足,以面相而论,真是杀龙擒蛟之辈。将来这孩子不是一国之主,也至少是盘踞一方的诸侯。”丁知叶倒是还好,凤飞冲天,显贵之像。其实不用看也知道,有两个命理如此不凡的哥哥,这个妹妹的命能差到哪里去呢!

但赵麟行嘴上却不完全说出,只是感叹道:“丁贤侄福运旺盛,二公子和小姐都是万人之中难觅的大贵之像,不过还是要多读圣贤之书,需知贵人之像,就掌握了很多人的生死,多一份仁厚,总是好的。”

丁寒山和秦采薇夫妇听了自然欢喜,谢过师叔。丁寒山更是又斟满美酒,继续和赵麟行推杯换盏。赵麟行酒足饭饱后便被安排到厢房休息,微醺的赵麟行一时兴起,便自结合自己在各国云游所见所闻,测了一下未来三年隋国的大事和丁家的运程。

一测之下,隋国与丁家虽最近有小的波澜,之后却无大碍。看见桌上笔墨,赵麟行就提笔写了两封信,折成纸条,用房间灯罩的绒布做了两个锦囊,将纸条放于其中,又留书一封,清晨便骑驴悄然而去。

等到第二天管家刘仲臣来请主人的师叔,自己心中的神仙道长赵麟行的时候,却看到房门大开,桌上砚台下压了一张纸和两个锦囊。砚台下的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了一些字,刘管家识字不多,连忙收好带回给老爷夫人观看。

丁寒山和秦采薇展开刘管家带回的信纸一看,上面的行书入行云流水,潇洒倜傥。纸上写着:

师叔奉师兄之命下山,得见师侄伉俪与知鱼师弟,甚是欣喜。贤伉俪盛情款待,师叔清贫,无以为报。顾留锦囊二枚,本月之内,尔等当有两件大事不决,则逢朱则拆朱字锦囊,逢珠则拆珠字锦囊。师叔酒足饭饱之余,则思量师父、师兄为本派殚精竭虑,一生衣食清贫,师兄尚在苦寒之地奔波。

而师叔此次下山门,享师侄伉俪山珍海味,美酒珍馐,实属不该。师叔深感羞愧,故而不辞而别。三年内师叔需云游各国,寻得有缘之人接入山门,以兴旺清虚门庭。

以三年为约,三年后的今日,师叔必返隋州迎师弟知鱼上山,望师侄伉俪好生照料与教导师弟,师叔亲笔!

丁寒山秦采薇夫妇看了赵师叔这封信函,相视哭笑不得,师叔的做派果然也和师父一样是倜傥不凡,不过秦采薇还是很郑重的将锦囊收起。

赵麟行走后一个月内,隋国接连不断的发生了不少大事,丁家都牵扯其中。

先是隋王杨淮景宣丁寒山一家入宫,商讨寒薇堂在南吴炼阳山一带开分号事宜,隋王妃与丁知叶特别有缘,收为义女,封翠云郡主。

而后朱买蝉,张固茗二人发现进城之日险些马踏丁知鱼,亲自到寒薇堂请罪。丁寒山大度原谅,并答应在南吴和朱家一起合资开寒薇堂的分号。由于丁寒山的寒薇堂从开业之初便在隋国每年施粥、施药,隋王感其仁义,赐丁寒山归义伯爵位,秦采薇封二品诰命夫人。

接下来年仅十六岁的隋珠公主忽然得怪病不治,秦采薇奉命赶到皇宫为其诊治时已经没有气息。长公主的突然夭折令隋王王后十分伤心,听从钦天监的建议,以民间惯例,让他隋玉公主和太子认一位义母以避夭折的无妄之灾。

隋玉公主和太子拜秦采薇为义母,秦采薇升为一品诰命夫人。隋玉公主和太子后续经常到寒薇堂走动,以祈福避祸,顺带也能让义母多看看防患于未然。

隋国官宦都啧啧称奇,隋珠公主忽然病逝,隋王非但没有迁怒秦采薇进宫不及时,还大加封赏,极尽殊荣。

张固茗在隋珠公主去世之前,已经向隋珠公主提亲。隋王虽尚未应允,但是隋珠公主不幸夭折后,张固茗依然亲自参加隋珠公主的葬礼,痛哭异常,情真意切。隋王杨淮景感其诚,以宗室淅川候杨浙之女湘林郡主杨素茹许配给张固茗。

之后下诏成立海品司,将名贵海货经营权定价权收归隋王所有,命湘临郡主之父淅川候杨浙负责海品司事宜。

淮安著名妇科医院
关节积液能吃藤黄健骨丸吗
长沙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上一篇:p阿拉伯半岛p

下一篇:故事简洁